欢迎来到文山州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网站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政策法规 >> 政策解读

公司未出庭,举证责任由谁承担? 

发布时间:2020-07-16 08:56:26 来源: 文山州人社局 字号:[ ] 打印 关闭

案情简介:

    陈某称其于2009年3月起在四川某药业公司工作,刚开始是发货员,2015年7月起担任质量机构负责人,双方签订了劳动合同,但劳动合同在公司。

   2018年5月起,公司因资金短缺没有正常经营,陈某按照公司负责人的要求给下属门店大概提供了7次关于工作上的文件资料,提供一次文件资料需要半天时间,陈某其他时间没有上班,但是陈某没有相关证据证明其所述提供文件资料的证据;陈某有执业药师证,执业药师关系仍注册在公司,陈某于2019 年5月29日到社会保险部门中断社会保险,故双方劳动关系于2019年5月28日终止。

陈某2017年7月及以前的工资是5000元/月,工资是银行转账;由于公司没有支付陈某2017年8月至2019年5月期间的工资,故提起劳动争议仲裁申请,要求公司支付2017年8月至2019年5个月工资11万元。

  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依法受理该案,公司已没有经营了,由于无法联系公司,故向公司公告送达开庭通知书等仲裁文书。2019年10月9日开庭审理,陈某到庭,公司未到庭。

  庭审中,陈某提交了成都市社会保险个人参保缴费证明、成都市城镇职工养老保险缴费明细表打印件,记载公司为陈某办理了2016年9月至2018年4月的社会保险,四川另一家药业公司为陈某办理了2019年4月至7月的社会保险。陈某称,2018年5月至2019年5月期间公司没有为其购买社会保险,其中2019年4月和5月的社会保险是陈某个人出钱以四川另一家药业公司的名义购买。另外,陈某庭审中未提交其执业药师证,以及称于庭后三个工作日提交银行流水,但陈某庭后一直未提交银行流水原件。

  最终,仲裁委认为对陈某诉称公司没有支付2017年8月至2019年5月期间工资的事实依据不足,不予采信,对陈某要求公司支付工资的仲裁请求,不予支持。

争议焦点:

    公司未到庭,陈某对其掌握管理的执业药师证和银行流水原件也未提交,关于工资是否发放的举证责任,究竟在公司还是在陈某。

案件分析:

    对于本案,一种观点认为,关于工资是否发放的举证责任在公司。根据“举证责任倒置”的原则,职工工资发放的相关资料属于用人单位掌握管理,用人单位应当承担举证责任。因公司未

到庭提供相应证据证明陈某的工资标准及工资发放的事实,应承担举证不利的后果,故对陈某诉称公司没有支付工资,以及陈某工资标准的事实,应该予以采信。

  另一种观点则认为,关于工资是否发放的举证责任在陈某。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陈某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由于执业药师证和银行流水原件均属于陈某掌握管理,陈某应当承担举证责任。因陈某未提交其执业药师证和银行流水原件,应承担举证不利的后果,故对陈某诉称公司没有支付2017年8月至2019年5月期间工资的事实,应该不予采信。

  笔者更赞成第二种观点。上述两种不同的观点,即是关于举证责任如何分配的问题。举证责任包括当事人对自己的主张有提出证据予以证明的行为责任,也包括如果案件事实处于真伪不明状态时,负有举证责任的一方当事人承担对其不利的法律后果。《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六条规定“发生劳动争议,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与争议事项有关的证据属于用人单位掌握管理的,用人单位应当提供;用人单位不提供的,应当承担不利后果。”因此,劳动争议案件适用“谁主张谁举证”原则和“举证责任倒置”原则。

   立法设置“举证责任倒置”原则的原因是由于在劳动法律关系中,虽然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在法律上是平等的,但是实质上双方并不平等,用人单位对劳动者进行劳动用工管理,而劳动者也往往处于弱势地位,很多证据通常是由用人单位掌握管理的,劳动者通常很难获得甚至无法获得用人单位掌握管理的相关证据材料,如果完全让劳动者对用人单位掌握管理的这部分证据材料进行举证,是不公平的,也是不合理的。劳动法律关系具有社会法的法律属性,由于社会法的法律原则是向弱者倾斜、保护弱者,故从维护劳动者合法权益的角度出发,考虑到当事人对证据的掌握、管理、收集、提供等方面的情况,对于劳动争议案件在一些事项上适用“举证责任倒置”原则。实践中,对于用人单位未到庭,进行缺席开庭审理的劳动争议案件,通常劳动者提供相关证据材料,证明其与用人单位之间存在劳动关系,由用人单位对其掌握管理的证据承担举证责任,如工资发放、职工考勤、劳动合同签订等。本案也属于公司未到庭,进行缺席开庭审理的劳动争议案件。陈某多次口头称工资发放的举证责任在公司,公司应该提供,公司未到庭,应该承担举证不利的后果,同时对于其自行掌握管理的执业药师证和银行流水原件,一直未予提交。该案的举证责任该如何分配,才能符合公平、公正原则,才能符合诚实信用原则?

  《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办案规则》第十三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与争议事项有关的证据属于用人单位掌握管理的,用人单位应当提供;用人单位不提供的,应当承担不利后果。”第十四条规定:“法律没有具体规定、按照本规则第十三条规定无法确定举证责任承担的,仲裁庭可以根据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综合当事人举证能力等因素确定举证责任的承担。”该规定确立了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和人民法院在劳动争议案件裁审过程中,对举证责任进行分配的权利。立法对举证责任分配进行完善,将法定原则、公平原则、诚实信用,以及当事人举证能力等因素进行综合考虑,合理分配举证责任,保持双方当事人在劳动争议仲裁中大致平衡的地位,从而公正及时地解决劳动争议,切实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促进劳动关系的和谐稳定。

    举证责任分配的意义是在案件事实处于真伪不明状态时,由法律预先规定由哪一方当事人承担举证责任,并由承担举证责任的一方当事人承担举证不利的法律后果,因此具有指引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和人民法院正确裁判的功能。

    对于与争议事项有关的证据确实有部分是属于用人单位掌握管理的,但是实践中,劳动者在劳动用工过程中还是掌握管理有相关证据材料,如工资发放的银行流水等。因此,在不是法定举证责任应由用人单位承担的情况下,根据公平原则、诚实信用原则,以及劳动者有举证能力时,将举证责任分配给劳动者也是可以的。

    以本案为例,陈某的职业药师证可以证明其执业药师关系是否仍注册在公司,有无变更注册,从而可以印证陈某劳动关系建立、存续等事实,与本案具备关联性;陈某的银行流水可以证明其工资标准、工资发放,从而可以印证公司是否拖欠陈某工资等事实,也与本案具备关联性。职业药师证和银行流水原件均属于陈某掌握管理的证据材料,陈某有举证能力,根据公平原则、诚实信用原则,在公司缺席开庭审理的情况下,陈某进行举证,有利于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查清案件,客观公正地进行处理,因此将职业药师证和银行流水原件的举证责任分配给陈某,符合举证责任分配的原则。由于陈某在2019年10月9日庭审中未提交其执业药师证,以及称庭后三个工作日提交银行流水,但陈某庭后一直未提交银行流水原件,故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于2020 年4月9日作出裁决,由陈某承担举证不利的后果,对陈某诉称公司没有支付2017年8月至2019年5月期间工资的事实,不予采信,对陈某要求公司支付2017年8月至2019年5月工资110000元的仲裁请求,事实依据不足,不予支持。

     因此,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应该积极收集或者提供证据,即使作为劳动者也要积极进行举证,并不是一句“举证责任倒置”,就能完全免除自身举证责任,否则,也有可能要面临败诉的风险。




注:引自《劳动和社会保障法规政策专刊》2020年第5期P47-P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