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山州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网站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政策法规 >> 政策解读

他的工伤待遇该如何支付? 

发布时间:2020-09-25 10:21:40 来源: 文山州人社局 字号:[ ] 打印 关闭

案情简介:

    2019年6月,杨某到某县某房建工地务工,从事售楼部外墙装饰工作。2019年7月30日,杨某在工作过程中不慎从高处坠落受伤。经用人单位四川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的申请,2019年9月6日,杨某被市人社局认定为工伤。2019年10月29日,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结论为捌级伤残。2020年3月 9日,杨某申请仲裁,要求确认解除与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的劳动关系,并要求公司支付工伤待遇。在举证期间,公司向仲裁委提交了其与四川某建筑公司签订的劳务分包合同及相关分包付款依据,并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市人社局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仲裁委依法中止了案件的处理。

案情分析:

    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为该建房工地的项目建设总承包单位,将工程分包给包括某建筑公司在内的几家建筑或劳务公司,杨某由建筑公司招用到该工地从事售楼部外墙装饰工作,在工作过程中受伤。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作为总承包方在社保经办机构缴纳了建筑业工伤保险费,缴费人员花名册中记载有杨某的名字,实际用工单位某建筑公司未参加工伤保险。杨某受伤后,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作为申请人向人社局提交工伤认定申请,人社行政部门认定的工伤保险责任主体为建设工程有限公司。

依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劳社部法〔2005〕12号) 的规定,结合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提供的证据来看,分包单位建筑公司具备合法的用工主体资格,杨某也由建筑公司招用,因此建筑公司才是杨某真正的用人单位,应当承担杨某工伤保险待遇主体责任。

    本案虽已中止处理,结合本案案情,仲裁员对杨某工伤保险待遇支付主体的认定出现了以下四种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如人民法院支持市人社局作出的工伤认定结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三条第一款中关于“职工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换职业病需要暂停工作接受工伤医疗的,在停工留薪期内,原工资福利待遇不变,由所在单位按月支付”和第三款关于“生活不能自理的工伤职工在停工留薪期内需要护理的,由所在单位负责”以及第三十六条第二款关于“经工伤职工本人提出,该职工可以与用人单位解除或终止劳动关系,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由用人单位支付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的规定,应由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支付杨某停工留薪期工资、护理费、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等费用。这样处理将导致非用人单位的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承担了应由实际用人单位建筑公司承担的用工主体责任,建筑公司构成了不当得利。

    第二种观点认为,如人民法院撤销市人社局作出的工伤认定结论,仲裁委依据生效的判决驳回申请人的仲裁申请事项。这种情况下,杨某必然将再次提出劳动争议仲裁申请,请求确认与实际的用人单位建筑公司存在事实劳动关系,进而提出工伤认定并要求其支付工伤保险待遇。因建筑公司未单独参加工伤保险,杨某的工伤待遇均由建筑公司承担,不能获得应由工伤基金支付的相应费用。总承包方缴纳的建筑业工伤保险未能发挥应有的保障作用,减轻用工单位的实际负担。

    第三种观点认为,如人民法院支持市人社局作出的工伤认定结论,仲裁实务中可在建设有限公司提出相关证据的情况下,依据《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三条中关于“与劳动争议案件的处理结果有厉害关系的第三人,可以申请参加仲裁庭审活动或者由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通知其参加仲裁活动”的规定,依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提出的申请或依仲裁委员会的职权将实际用工的建筑公司追加为第三人,由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在工伤保险基金的赔付范围内承担工伤保险责任,建筑公司作为第三人承担应由用人单位支付的停工留薪期工资、护理费、解除劳动关系一次性工伤就业补助金。这种处理方式的瑕疵在于由建筑公司承担用人单位应支付的工伤保险费用没有法定依据,但这种处理方式既能解决工伤保险缴费、工伤责任主体的认定及应由基金支付相关费用的问题,又能解决由实际用工单位支付相应费用的问题,还能快速处理工伤保险待遇争议。

第四种观点认为,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在收到相关仲裁文书后,按照《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条第(一)项关于“因确认劳动关系发生的争议”之规定和《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办案规则》

    第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二款“被申请人可以在答辩期间提出反申请,仲裁委员会应当自收到被申请人反申请之日起五日内决定是否受理并通知被申请人”、“决定受理的,仲裁委员会可以将反申请合并处理”的规定,在查明杨某与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没有事实劳动关系的情况下,依法确认当事双方不存在事实劳动关系。因工伤认定以劳动关系为基础,否认了工伤认定的基础,也就可以此驳回杨某的工伤保险待遇请求。

    笔者认为第三种处理方式是在现行建筑行业业务分包、转包大范围存在的前提下,灵活处理的一种探索,也能使建筑业工伤保险这一制度的优势更为凸显。




注:引自《劳动和社会保障法规政策专刊》2020年第5期P57-P58。